仍然没有王浩岩的消息
2020-12-20 17:1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鉴于王浩岩目前的状况,王建敏担心让王浩岩回校后会遭到报复。“现在是不敢再把他送回去了,想给他办个休学,过了年看看再说吧”。

王建敏知道孩子不见了是在14日晚上7点,这离他把孩子送去学校才过了两个小时。王浩岩就读于位于潍坊寒亭区的山东交通职业学院中职学院,是2013级学生。学校离家10分钟车程,王浩岩每周六都会回家,周日下午再返校上晚自习。“送他到学校门口我就走了,晚上7点刚过,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说孩子没到校。”王建敏说,儿子是个相当老实的孩子,性格很内向,没出过远门,返校当天没有发现任何反常。

王建敏想,孩子可能在学校里受欺负了,因为在半年前发生过孩子被欺负的事。三天过去了,仍是一点消息没有,王建敏和家里人越来越着急,王建敏发动亲戚、朋友、同学等30多人加入了找人的行列。“每周只给他100块钱,他这几天怎么过,能去哪?”王建敏说。

21日下午,王建敏的情绪明显比先前好了很多。王建敏说,将王浩岩带回家后询问他出走的原因,王浩岩竟委屈得嚎啕大哭。“他说他在学校被人欺负,还多次被人索要钱财,避免被同学继续欺负和索要钱财,怕被打,想逃避几天,才选择出走。”

18日下午5点多,失联96小时的王浩岩被父亲的朋友从寒亭区一网吧内找到,然而王浩岩对网吧外96个小时的满城寻人浑然不知。更出人意料的是,王浩岩称,自己出走的原因是为了躲避校园暴力,失联的四天里他吃住睡全部在网吧。

12月14日下午5点,山东交通职业学院中职学院16岁中职生王浩岩像往常一样过完周末,由父亲王建敏送回学校。然而两个小时后,王建敏却收到学校打来的电话,称王浩岩一直未到校。接下来的96个小时里,王浩岩杳无音信,王浩岩的家人开始了满城寻人。

“我们学校是中专院校,难免会有调皮的学生,年轻人互相产生矛盾也是难免的,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加强管理,杜绝此类情况的发生。”杨院长说。

12月17日中午记者见到王建敏的时候,他刚又把儿子王浩岩学校附近的网吧、旅馆找了一遍,急得坐立不安,情绪极不稳定。今年16岁的王浩岩在14日晚上返校后失联,已经过去3天了,没有一点线索。

事发当晚,王建敏赶到学校,在学校周边的网吧、旅馆中找了一遍,还调看了学校附近的监控录像,只能确定孩子没回学校,但不清楚孩子的去向。

18日下午4点,记者联系王建敏的时候,仍然没有王浩岩的消息。过了一个小时,王建敏突然来电,说自己的一个同学在寒亭一家网吧内找到了王浩岩,这离王浩岩失联已过去了96个小时。

在找到王浩岩的当天晚上,王建敏了解了情况后即带着王浩岩来到学校。王浩岩的教导员随即对王浩岩所说的被欺负一事进行调查,涉事的四名学生均承认确有其事。经调解,四名学生的家长向王建敏进行了道歉和赔偿。“我心寒的是,不到我找到孩子,学校提都不提王浩岩在学校受欺负的事”。

21日下午,记者联系到王浩岩所在学校山东交通职业学院中职学院的院长杨伟庆。杨伟庆说,有关王浩岩的事情现在已经处理完毕,接下来学校会进一步调查,并对相关教导员进行处罚。

“他们几乎每周都会以借钱为由找我要钱,每次20块,要是不给就一直缠着我,要么就打我”。王浩岩说,他之前屡遭欺负,也曾向老师反映过,老师也批评教育了欺负他的同学,可过一段时间之后他还是会遭到欺负,并收到再告诉老师就会挨打的恐吓。出走之前的12月12日,王浩岩再次遭到恐吓,当晚没敢回宿舍就寝,请假在外躲了一夜,回家过完周末,担心返校后再次被欺负,无奈之下选择了出走。

“不到一年被人要走400多元,这些钱都是孩子从吃饭上省出来的”。王建敏说,他每周只给王浩岩100元生活费,他也没多要过钱,回家也不说什么事,直到18日晚上,学校的老师才反映,王浩岩每天早上会从餐厅打两份免费咸菜,留一份中午吃,省下买菜的钱。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aoyuyan.com黑龙江省绥芬河市缘形乐四土地整理有限责任公司 - www.taoyuyan.com版权所有